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走进印江 » 风情印江 » 轶文逸事

戴锡之的故事

  • 字体
  • 浏览数:   

  •     打印本页    |     关闭本页

戴锡之巧对

清代翰林戴锡之,字寿臣,印江戴家寨人。自小天资聪颖,才思敏捷,六、七岁便能吟诗作对,人们称之为神童。他15岁乡试中举,24岁中进士,接着又钦点翰林,为翰林院庶吉士。其时国家正逢多事之秋,因而在仕途上久久不得志,不幸染下重病,逝于京都,年仅32岁。

戴锡之虽然早逝,可是他的轶闻趣事,特别是他的幼年、少年时期对对子的故事,至今仍在民间广泛流传。

父望子成龙

戴锡之第一次上学时,他父亲打着“马马肩”送他到先生那里。这个先生平时听说戴锡之聪明,见此情景,便口出一联以戏之。这联语是:子将父作马

戴锡之随即回应道:父望子成龙

先生一边夸奖戴锡之敏捷过人,一边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饼子递给他。戴锡之接过饼子后,便把饼子分成3份。一份递给先生,一份递给父亲,然后自己吃一份。饼子吃完后,先生又拿出一个梨子来递给他。戴锡之接过梨子后,望了望便自吃起来。先生说:“锡之你吃饼子时都晓得分了一个吃点,现在你吃梨子,何不分了大家吃?”锡之边吃边回答:“只有三人共饼,哪能父子分梨。”

梨乃“离”的谐音,锡之巧妙地回答了先生的提问。先生听后,对锡之倍加喜爱。

白面书生与黑头铁匠

一天,戴锡之去请一位姓吴的铁匠师傅打一把裁纸刀。这位吴师傅平时爱动脑筋对对子,又知道戴锡之聪明伶俐,善于对对,所以对戴锡之很疼爱。见他来打裁纸刀,便在疼爱中想占点小便宜。他把裁纸刀打好后,便对戴锡之说:“我这裁纸刀不要钱,但有个条件,我出对子给你对,对起了,给你,如果对不起,你给我叩个头,也给你。”锡之说:“那你出吧!”吴铁匠便出上联:白面书生谁家子?

戴锡之说:“这个对子我对得起,但你要把裁纸刀的刀把拿给我看后我才对。”吴铁匠便把刀把递给他,戴锡之拉住刀把用力一拉,刀子便在手中,随即大声说道:黑头铁匠我的儿!说完便跑了。

这位吴师傅明知吃了亏,心里还是乐滋滋的。

槽内无食猪拱猪

一年 端午节,有个绅士请了一些文人墨客在家饮酒。戴锡之也在被请之列。酒至半醋,大家还在咕着拿酒来。这个绅士比较吝啬,拿着酒壶晃了晃说:“今天,我出个对子给大家对,上联是:壶中有酒客劝客。大家对上了喝个痛快,如果对不起,嘿嘿……”

这个对子看似容易,但要一时对上来,也难。大家傻眼了。年小的戴锡之站起来说道:“这个对子我对好了,但我说出来后,请大家不要见怪。”大家这一下精神来了,说对对子,有什么见怪呢!对吧,对吧,对了让他快点拿酒来。于是,戴锡之说出下联:槽内无食猪拱猪。

因为有话在先,大家明知有点吃亏,也只认倒霉了。

巧对免罚

有一天,年幼的戴锡之与一个小朋友闹别扭打起架来,脸给抓伤了。他父亲知道后要责罚他。他抱着柱头转来转去,使父亲打不着。他父亲气来了,一边用力去拉他,一边说:哪怕你手抱柱头团团转!

戴锡之见状,急忙松手朝楼上跑去,边跑边说:但看我脚踏楼梯步步高。

他父亲听了,心中的气消了一大半,便没有再去追打他了。

 大宗师明察秋毫

据说,戴锡之15岁进省城乡试,第一场考试交了头卷,觉得时间充裕,还很轻松。第二场考试前还要到公园去耍,顺便摘些花藏在身上,来参加第二场考试时,便迟到了。主考官问他为什么迟到,他如实地告诉了主考官。主考官一是见他年小,二是见他是第一场交头卷的考生,觉得他聪明,便说:“我出一上联,你如能对上,可以参加这场考试,否则取消你的考试资格。”锡之说:“请大人出联”主考官出联:小孩子暗藏春色

戴锡之不假思索就对出下联:大宗师明察秋毫

主考官听了十分得意,允许他参加第二场考试。

 “树大根深”与“水浅地薄”

据说,戴锡之进京会试,一天暮投一绅士之家借宿,这家主人见戴锡之乃一个小童,便道:树大根深,不宿无名小鸟。

戴锡之听后非常气愤,马上答曰:水浅地薄,难藏未变蛟龙。

这个绅士一听,大吃一惊,觉得这少年的思维敏捷,说话的气度非等闲之辈,急忙招呼戴锡之进屋,命家人置酒相待。席间,知年少的锡之竟是进京会试的举子,更是刮目相看,亲自为锡之把盏。

“宝塔七层”与“平胸一掌”

相传,有一学政大人耳闻印江“文风鼎盛”,便专程来到印江考察。他来印江后,有几个想上进的读书人主动亲近陪同学政大人。谈话间,这个学政大人说:“我来印江后,让我感受最深的是你们西门坝上的文昌阁,气势雄伟,做工精细,我以此阁为题已得一上联:宝塔七层,四方六棱八角。请你们为我续出下联。”

几个童生听了,面面相觑,无言可对,一个个朝胸脯拍一下,头一伸,便走了。

学政大人见几个童生连一对联都对不起,哪谈得上什么“文风鼎盛”,会有什么人才,兴趣索然,第二天便启程了。不久,在省城与戴锡之谈起此事。戴锡之想,这下可扫了印江人的皮,于是巧言答道:“他们都是对起的呀!”这个学政大人说:“他们连话都没说,怎么对起了呢?”锡之道:“因为他们几个人在场,怎么能够明说?他们只好‘哑对’罢了。他们对的是:平胸一掌,五指二短三长。”

这个学政大人听了,“啊”了一声说:“印江人真有学问,了不起。”

戴锡之这一巧对,把失去的面子就挽回来了。

--- #turnpageflag# ---
分享: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相关信息
政务微信 微印江 政务微博